免费中文

  • 烤兔肉

    我迷路瞭。我本以為這隻是一座平常的山,誰曾想到瞭晚上竟然這麼難走,轉瞭好幾圈兒都沒走出去。由於出發的時候以為很快就能走出去,所以我隻帶瞭一點兒吃的,現在早已饑腸轆轆。饑餓和焦慮

  • 陰魂歸來

    “求你別離開我。”女孩跪在蘇幕面前,淚流滿面。“求你!別讓我看不起你,咱們緣分盡瞭。”蘇幕厭惡地看著她那張臉,因為整容失敗而變形

  • 抱錯骨灰

    張明又從噩夢中驚醒,他又夢到昨晚那個情景,放學回傢的張明正在上樓,忽然聽到有人在叫他,好像是爺爺的聲音,張明將頭探出過道的窗口,視線尋找爺爺的身影,猛地發現一具白骨架子正在向他

  • 鬼車

    1真是活見鬼!剛買的自行車又丟瞭。明明停在這裡,還多加瞭把鎖,以為安全,還是被偷瞭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不得不佩服偷車賊技藝的高超。算起來這是我第四次丟自行車,每次都騎不瞭幾天

  • 搞笑鬼故事之抽獎

    陰間為瞭改變這死氣沉沉的氣氛,由閻王爺帶頭開展瞭一系列豐富多彩的活動。其中最引鬼註目的一項就是抽獎遊戲。這個遊戲的贊助商是閻王爺,遊戲規則設定者是黑白無常,贊助商來頭大,遊戲自

  • 校園恐怖怪談之命中註定

    人偶的喪歌恐怖指數:★★★★★詭異指數:★★★★★命中人:洛洛放學後的晚上,我一個人在胡同裡走著。忽然,載聽見小孩子的笑聲,隨後,便在一個角落裡發現瞭他們。他們嬉笑著唱起歌來:

战争片

  • 校園恐怖小說故事:晾衣服

    招魂儀式“喂,不要把衣服掛在那上面。”小偉吼著。“為什麼啊?又沒人規定海邊不能晾衣服。”赤膊的小傑正準備把濕T-shirt掛在海

  • 盜墓鬼故事之鎮魂浮屠

    趕屍進入啞巴山山麓范圍後,手機就完全接收不到信號瞭。我關瞭機,一路循著阿燦留下的記號趕到瞭山頂。此時正是黃昏,山腳下的山寨廢墟在暮色中化為一片暗影,透出一股子陰森的鬼氣。七爺前

  • 講鬼故事的女主播

    相信大傢對與YY並不陌生,YY上土豪炫富,土鱉幹看著,接下來我要為大傢講的呢,也是發生在YY上的一個故事。小麗是YY上的一個女主播,每天晚上都會來為大傢直播講鬼故事,為瞭更好的

  • 那是爸爸怪到我

    爸爸2005年5月1日就去世瞭,這麼多年下來,他的離去我早已習慣。現在經常打電話問候已七十多歲的媽媽。這也是對因諸多因素不能常回傢看望媽媽祭拜爸爸而作的補償吧!這一晃就是六年又

  • 新手鬼故事之冤案

    我今天研究鬼小說,想起瞭小時候奶奶講過的一個故事《冤案》。講的是清朝有傢窮人,實在養不起七八個孩子,就把體弱多病的小女兒音音賣跟瞭戲院子。音音剛進院子,弱得站都站不直,老板娘見

  • 不要捉弄我

    烏龍告白我有一種預感:我攤上大事兒瞭。不信的話,你接著往下看。這天晚上下瞭晚自習,同學們紛紛走出自習室。我的室友嚴偉樂早已做好瞭準備工作——教學樓下的空

海外剧

  • 與鬼約會

    十字路口見瞭鬼我叫丁磊,我的職業十分怪異:以助人見鬼取財。你別不相信,在我們身邊,想見到亡靈、鬼怪的人多之又多,有的是好奇,有的是吃飽瞭撐的,也有人因過度思念去世的親人朋友,一

  • 夜半鬼回門

    陳員外傢是平城大戶,就在這天夜裡,他傢出瞭一件轟動的事——半夜鬧鬼!撞到鬼的是一個老婆子,她在路過少爺的房間時,聽到屋裡有動靜。這屋子空瞭半年多瞭,一直

  • 鬼故事主播還是鬼主播

    白瑞是一個非常怕鬼的人,他從來不允許別人在他周圍討論一丁點關於鬼的事情。可直到一天深夜他誤點進一個直播間後,一切都無可救藥地改變瞭。夜晚上十一點,白瑞靠在床頭用手機在蜻蜓。FM

  • 沒有月亮的工廠

    在遠離x市的偏遠鄉村,有這麼一處不算打眼卻安詳得出奇的工廠,最近正值寒冬,冷風隨著我們的腳步停留於大門,似乎這兒與外面的世界顯得格格不入。門房的老大爺披著一身軍大衣慢悠悠走出來

  • 都市恐怖之鎖魂釘

    一、復活看著紀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蔣晨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,直到紀冰怒氣沖沖地拿走瞭自己所有的衣物,蔣晨才意識到:紀冰真的沒有死!可是怎麼可能,他昨天晚上親手殺瞭紀冰,並且埋瞭她

  • 民間鬼故事:女鬼逼婚

    河南開封府有個叫張彩亮的年輕人,容貌清秀,身材修長,且又瀟灑倜儻。有很多女子鐘情於他,但張彩亮都不為所動,心裡隻愛自己妻子陳氏一人。張彩亮飽讀詩書,且精於醫道,幾年前開瞭個醫館

短视频

  • 追悼會

    今早起來接到瞭海路的電話,上學時我們就不是很能合得到一起的,他是滿族人,據說還是個八旗子弟的後代,他的姓很長,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記住。聽著電話裡寒暄的聲音,又看看時間,我急道:&

  • 禮尚往來

    張豐是個遊手好閑的小混混,他不想著靠雙手勤勞致富,就琢磨怎麼通過歪門邪道賺錢。最近,張豐發現自己的鐵哥們兒李四變闊綽瞭。他觀察瞭對方幾天,李四也沒什麼正當的工作,看來這發財的背

  • 陰間的嘆息冷不冷

    1那天,是我的前男友林波的三周年忌日。中午時分,林波的媽媽給我打電話,壓低聲音說:“小瑩啊,快點到媽媽這兒來一下!”林波死後,林波他媽認我做瞭女兒。我趕

  • 陰陽姐妹

    過生日的那天,小霜一點也不開心,反倒是總覺得很不安。過生日對別的女孩子可能是件快樂的事情,因為在生日那天可以得到很多禮物,可以開個生日Party或是去吃一頓大餐…

  • 壽衣娘

    塌方鉆進盜洞後我才明白,探墓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。探墓,顧名思義就是在正式盜墓前去摸情況。所有的路都是沒人走過的,土壤裡腐爛的植物發出刺鼻的惡臭,各種蟲子一個勁兒地往衣

  • 運動致死

    墜樓這棟廢棄樓房的頂部就是陳楓的跑酷團隊的據點。今天,他隻叫來瞭副隊長李堯朝一個人。“為什麼隻叫我一個人來?”李堯朝問。陳楓說:“dre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