墓碑上的照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  • 来源: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_久久综合色悠悠_久久综合亚洲色综合

滿眼都是漫無邊際的荒山野嶺和樹木叢林,奔馳在其中的卻是兩個夜行客,看他們橫沖直撞的樣子,肯定是迷路瞭。

也不知是跑瞭多久,反正雙腿已經是酸脹的不行瞭,其中一人拿出瞭兩支香煙,遞瞭一支給旁邊的夥計。

隨著煙霧繚繞,王濤終於緩瞭口氣,就是這裡瞭!

旁邊的夥計劉權神情比較慌張,不停的吸著手中的香煙,就已經表明瞭此刻他的心情是極度緊張的,況且天空慢慢的昏暗瞭,大,大哥,這裡什麼都沒有啊,我們這下可怎麼辦啊?

老弟啊,還記得咱們這次來的目的嗎?咱們可是拿瞭人的錢,給人來辦事的,況且那個墓碑咱們還沒找到呢!王濤作為大哥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,也能鎮定自若。

劉權仔細的瞅著手上圖紙,又看瞭看四周的位置,有些灰心喪氣的說道,按道理地點應該就是這裡啊,可是,可是這裡什麼都沒有啊,不會是有人錢多瞭,想耍咱們吧!現在的有錢人品味就是不一樣,看著別人被自己耍的團團轉,比吃上牛排還高興呢!

不會的,應該不會的,那位老板說是自己年紀大瞭,想到瞭自己的老朋友的墓碑是在這裡的,所以讓我們倆來跑這趟活,而且酬勞也給我們打過來瞭,況且還有這東西!王濤指瞭指袋子裡的東西。

這裡是什麼東西啊,大哥!劉權好奇的問道。

告訴你吧,上好的紫檀木的,你說人傢能騙咱們嗎?這一說倒是讓劉權好奇瞭,大哥啊,你說人傢至於嗎,大老遠的讓咱們找一個墓碑,然後還要把這個紫檀木的破盒子埋在那裡,對瞭,大哥,盒子裡面有啥東西沒?

有啊,兩個普通的戒指而已,不值什麼錢!王濤無聊的說道。

孫權趕忙打開瞭盒子,瞧瞭瞧裡面,隨後便一臉不屑,我還以為會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呢!反正我們也找瞭這麼久瞭,而且現在都迷路瞭,我看啊,幹脆不找瞭,咱們想辦法找到路直接回去吧,反正這荒郊野外的,那個請我們的人也不會知道,大哥,你說對不對。

不行!王濤的表情十分的堅定,幹我們這行的必須要有信用,否則我們以後還有什麼尊嚴在這行混瞭啊。

半晌,對瞭,我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步驟給忘瞭啊,真是的!沉靜的氛圍突然間被打破瞭,王濤突然驚喜道。

怎麼瞭,大哥,是不是有辦法出去瞭啊?不時緊瞅著四周的動靜的劉權,以為王濤有辦法出去瞭。

隻見王濤笑著搖瞭搖頭,不是,是我忘記瞭之前那位老板跟我說的一個步驟,可以找到那個墓碑的步驟,現在看來那個墓碑的位置應該不是明顯的,可能有什麼機關之類的。

說著,王濤嘴裡嘀咕著,東方向十步,左轉前進五步,再....”王濤的腳步終於IT你停下瞭,接著慢慢的拿出瞭那個紫檀木的盒子,放在瞭那個他最終確定的位置。

知道原來不是找到路瞭,劉權也懶得理睬,隻顧在一旁神情緊張的瞅著,突然間,呼呼呼!的聲音傳來瞭出來,隻見那個放著盒子的地方,從地底下慢慢的竄上瞭一個墓碑。

哇!旁邊的劉權驚得大叫,還這兒高科技啊,看來真是個有錢人啊!建造個墓碑都這麼牛!劉權趕忙跑瞭過去,大哥啊,咱快把這個盒子埋好,準備找出去的路吧!你看天就快要黑瞭啊!

不過劉權的話似乎說到瞭木頭上一樣,王濤沒有一點反應,隻是呆呆的望著那個墓碑,劉權好奇的也望著那個墓碑,咦!竟然上面有兩張死者的照片,看來還埋著兩位逝者,的確有些特別。

大哥,這墓碑還挺特別的啊,埋瞭兩個屍體。見王濤仍然沒有回話,而是依舊神情緊張的盯著那個墓碑,劉權費解瞭,大哥,你怎麼瞭,不就是埋瞭兩個屍體嗎?至於讓你這麼緊張嗎?

好半天王濤才回話,不,不是的,不是兩個屍體,劉權,你知道雇我們來幹這趟差事的老板是誰嗎?

我管是誰啊,反正隻要給咱付錢就行瞭!劉權顯得滿不在乎的,不過話一出口,似乎也想到瞭什麼。

大,大哥,你,你不會說 雇我們的人也在照片上吧?說完這句話,劉權感覺自己的嘴都在哆嗦瞭。

老弟,不是大哥嚇唬你,確實是這樣的。王濤說完這句話,顯然有些底氣不足瞭。

就在一瞬間,兩人似乎心有靈犀似的,拔腿準備就跑,可就在這時,埋墓碑的土壤裡詭異的伸出瞭兩雙手,迅速的抓向瞭王濤倆人。

啊!真是見鬼瞭,大哥!被手抓住的劉權大喊著,而旁邊的王濤也已經被一雙手給抓住瞭,老弟,加把勁跑啊!

可是那兩雙手似乎特別有力量,轉眼間,啊!伴隨著尖叫,倆人便被抓進瞭土壤之中。

不知是過瞭多久,劉權揉瞭揉惺忪的睡眼,他仔細的瞧瞭瞧四周的環境,雖然剛才驚心動魄的場面讓他現在仍然驚魂未定,不過這下他感到瞭一陣輕松。

望見旁邊床上躺著的是王濤,立馬驚喜的喊道,大哥,大哥,你快醒醒啊,咱們得救瞭!咱們得救瞭!

沉睡中的王濤被劉權的喊叫聲驚醒瞭,咦!劉權,咱們沒死啊,這,這裡是哪兒啊?

這還用說啊,這裡是醫院啊,咱們得救瞭,得救瞭!經過剛才的詭遇,現在的劉權才感覺到生命是如此的美好。

醫院?得救瞭?王濤的思維似乎因為經歷剛才的兇險還沒有反應過來,也就是說咱們沒死,太好瞭,太好瞭,感謝老天保佑啊!

吱呀一聲,這時房門被打開瞭,見到來人時,倆人的表情立馬石化瞭,進來瞭倆位醫生,他們正是之前墓碑上出現的人。

哈哈哈!隻見他們神情詭異的拿著手中的針筒慢慢的向劉權倆人走近,走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