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更半夜女鬼纏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_久久综合色悠悠_久久综合亚洲色综合

  黃三是個與眾不同的人,別人喜歡白天,他喜歡黑夜,在黑夜裡他覺得呼吸都是暢快的,他可以任意行走在街頭小巷,他可以放肆地大笑或者大吼,不過他通常是安靜的、悄悄的走到某個暗處,藏起來偷偷地看觀察,等待著他認為的最好的時機。

  說到這裡也許有人已經猜到瞭他的職業,對!他就是一名小偷,很不光彩,但是來錢很快,而且他很有職業道德,隻偷、不搶、不殺人。

  白天,黃三基本上都在睡覺,頭蒙在被裡安安穩穩的睡,餓瞭他會起來泡一杯面,獨自一個人生活就是這點不好,沒有人疼,但是他並不覺得孤單,找老婆費錢、還費精力,隻要你有錢女人這種東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夜夜做新郎都沒問題。

  黃三並不喜歡女人,他被女人嚇怕過,那是一個除夕的夜,他溜進瞭一座別墅,這邊別墅外表看上去很陳舊,可是內在裝修的富麗堂皇,聽說是個當官的私宅,這種地方最好偷,因為當官丟瞭東西不會報警,黃三進去的時候,沒想到裡面會有人,他很淡定,這種情況他遇見過很多回,隻要你躲在某處,屏住呼吸,他就有機會逃出去。

  這一次他躲在瞭窗簾後,能看見屋裡的情景,屋裡的人要是不仔細是看不見他的,他的雙腿都站直瞭,可是屋子裡本來在喝酒聊天的一男一女突然爭吵瞭起來,女人好像用什麼要挾男人,男人憤怒瞭,一下子掐住瞭女人的脖子。

  激烈的打鬥聲讓黃三心驚膽戰,他偷偷伸出瞭頭,正好對上女人那雙暴瞪的雙眼,看見他明顯留露出生存的渴望,垂下的手用力向他伸來,黃三嚇得立刻縮回瞭頭,他不能救女人,他救不瞭她,弄不好他都得死。

  等到一切恢復平靜之後,他聽見男人劇烈的喘息聲,接著是拖走屍體聲音,然後別墅裡安靜瞭,黃三緊提著的心也慢慢放下瞭,虛脫一樣靠在瞭玻璃上,好半天才緩過勁來逃出去,這一夜的經歷讓他整整一個月沒敢半夜出門。

  可是錢這東西再多也會花沒,更何況黃三並沒有多少錢,一月後的某一天夜裡,他出瞭門,這一次他沒去別墅大宅,而是在羊腸子一樣的平房小道之間轉瞭又轉,這種小門小戶沒什麼可偷的,但是比起大宅別墅好偷多瞭。

  正在選擇觀察中,突然,漆黑死寂的小道裡響起瞭高跟鞋敲擊地面的“咔噠、咔噠、咔噠的聲音,這聲音張揚而且不緊不慢地走著,難道她不害怕嗎?不知道為什麼,黃三的心忽悠提瞭一下。他後退瞭一步緊緊地貼著一堵墻,墻上的磚透出瞭冰冷,讓他渾身一激靈,額頭冒出瞭冷汗。

  沒多久,一個女人在微弱的燈光下現身瞭,她一點一點走進黃三的視線范圍,”咔噠、咔噠、咔噠……“腳步很慢很慢每走一步都停一停,走到黃三的面前時,她突然停住瞭,而且慢慢地轉過身子面向她,臉上蕩起瞭詭異的微笑……

  從那晚開始,黃三便出現瞭一種背後有鬼的驚慌感。隻要他晚上出去,就能聽見”咔噠、咔噠、咔噠……“的腳步聲跟在他的身後,黃三有種絕望的感覺,他不敢再偷甚至不敢晚上出門,這樣一來等於斷送瞭他的經濟來源。

  他左思右想覺得這件事並不簡單,他決定去找他的師父,一個瞎瞭眼的算命先生,當然很早以前他也是賊,隻是後來被人抓住打傷瞭眼睛,才做瞭算命先生,黃三很信他師父的話,就算他滿嘴謊言,他也相信,因為是他把他養大的。

  其實小時候他也有個幸福快樂的傢,都是因為父親有瞭外遇,讓原本幸福的傢一下子破碎瞭。不久父母離婚,誰也不想要他,他被送進瞭孤兒院,院長是個變態的老頭子,他肥胖的手總是喜歡在他身上摸來摸去,很惡心的感覺,隨著年齡的增長,他對老頭子的撫摸越來越厭煩,簡直到瞭無法忍受的地步。最後在一個漆黑的夜,他逃跑瞭,路上撞見瞭師傅,他把他帶回瞭傢,給他吃給他穿,給他自由,還教會他賺錢的手藝,他很感謝師傅,在他心理師傅就和父親一樣。

  他去時師傅的門是開著的,一進屋就聽見師傅笑瞭,”就知道你今天來。“

  ”師傅……“他的叫聲音有些顫抖。

  ”發生什麼事瞭,告訴師傅。“師傅拍瞭拍身邊的椅子讓他坐下。

  黃三沒有坐,而是迫不及待地說最近圍繞在他身邊發生的怪事,師傅聽完緊皺著雙眉,半天沒吭聲。

  ”師傅……“他小心地叫瞭一聲。

  ”你猜對瞭,這女人跟著你一定有原因,你跟我說說,這段日子你是不是有什麼不同以往的經歷?“

  黃三想瞭想,就想起瞭除夕的夜,那座別墅那個被掐死的女人,他的心一驚,難道跟著自己的是那個死去女人的靈魂?

  ”對!“師傅點點頭。

  ”怎麼辦?師傅,我會不會死?“黃三害怕極瞭,抓住瞭師傅那雙精瘦的手。

  ”我想不會,她要想你死,早就下手瞭,我看她是想讓你替她出頭。“師傅緩緩地說道。

  ”出頭?我怎麼出頭?“

  ”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去自首,說出那晚的事。“師傅想也沒想就說出瞭這句話。

  ”可是……“黃三為難瞭,自首就說明他會坐牢,可他並不想坐牢,他害怕那張陰暗的地方。

  ”你自己想想吧!“師傅話盡如此不再說瞭。

  黃三失神落魄地回到瞭傢,到頭躺在瞭床上,蒙上瞭被子。睡不著反而被被子壓得難受,他一把掀開被子,卻正好看見一頭青絲垂在他面前,他驚得尖叫,然後他看見瞭一張臉,一張女人的臉,正沖著他微微一笑,手臂緩緩向他伸來,他再也承受不住恐懼,雙眼一翻暈瞭過去。醒來後,他去自首瞭,說出那件事之後他渾身都輕松瞭,最後他被關進瞭監獄,在監獄裡他遇見瞭別墅裡那個大官,如今他也穿著囚衣,狠狠地瞪著他,可他並不害怕,雖然他是賊,但是他比這位大官光明磊落多瞭。

  那一晚監獄裡的犯人都沒睡好,因為三更半夜他們聽見瞭一聲接著又的慘叫,那慘叫聲就出在關押大官單獨牢房裡,第二天他是被抬出來的,脖子上有掐痕,都說他是自己掐死瞭自己,可黃三不信,他相信那一定是女人來報仇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