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爸爸怪到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1
  • 来源: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_久久综合色悠悠_久久综合亚洲色综合

  爸爸2005年5月1日就去世瞭,這麼多年下來,他的離去我早已習慣。現在經常打電話問候已七十多歲的媽媽。這也是對因諸多因素不能常回傢看望媽媽祭拜爸爸而作的補償吧!這一晃就是六年又沒回傢瞭啊!

  正月裡,樓道裡擺上供品,燒上紙錢,說是請過世的人回來過節。搞得整個樓梯道都煙塵飛灰的。我愛人的媽媽是信耶穌的,不信這個,因此我傢裡到顯得一片清靜。

  我猜想是有點高興過餘,這幾天就不對頭瞭。晚上總夢見爸爸,他穿著幹凈的衣裳或勞作或休息或逗姐的小孩,還象他活著的時候的樣子一樣。

  我心底有種不好的感覺,便打電話告訴媽媽。

  媽媽在電話一端聽著,說,“那是你爸爸想你瞭,又過節瞭。”

  “是不是真的呀,媽媽!”我帶著種不信任的口氣問。

  立馬,媽又說,“你放心,我們過年你姐幫你忙,已把你那份紙錢化跟你爸去瞭。他在下面有錢用,還來找這個找那個幹什麼。” 媽媽說著就生起氣來。

  “哦!”

  我應一聲,就將此事放下瞭。但今年卻奇怪瞭。我從進入正月來,夢見過爸之後:每天吃完飯就打磕睡,眼睛睜都睜不開,硬要上床睡過覺才見點好。這是不同往常睡完覺就有種輕松的感覺。有時反而睡意更濃,就好象熬瞭好久的夜瞭樣。這還不算什麼,有時候走路都打磕睡,使得好幾次摔瞭跤。

  我自找原因,是不是吃藥過量瞭,是不是有點感冒,是不是,是不是,我努力想著。但都不符合。

  在不知名的感覺中,我的腿象註滿瞭鉛樣沉重極瞭。因此,我走路都拖不動瞭。我開始懷疑,我是不是活到盡頭瞭,但又甘心。我便上網查,看哪種病可能出現這種現象,卻總沒對上個號。

  於是,我又跟媽媽打去電話匯報瞭我的情況。媽媽擔心的問我,要不要她去跟我信信迷信。我聽後想瞭下,人死瞭呼吸停瞭是作不出什麼的。於是笑笑告訴媽媽還是算瞭。媽媽在電話那端有些失落。

  我帶著棵頑固的心就要與磕睡抗掙到底。這時,媽媽打電話來瞭。她暢然的告訴我說:“三兒呢,是你爸怪到你,是他在作怪。接完電話,我去跟你立水筷子來,請你爺爺、奶奶及姑姑 都沒站起來。最後請到你爸,問是不是過節瞭想你瞭,就去逗你,那水筷子一下子就站起來。”

  我想插嘴,還沒開口,媽又興致昂然的說到,“我罵人瞭。”我罵他:“你硬是傻兒,看得都命苦,養三個女,你不保佑三個女兒、三個女婿及幾個外孫事事順利身體健康,我就將你的墳挖來掉球它。不管你瞭。你硬是在下面耍得花兒沒缽缽裝瞭喔?”

  我沉黙瞭會兒,想問問媽媽她們有多久沒跟爸爸燒紙錢瞭。媽媽又對我說:“立水筷子靈得很,我自從嫁進你爸傢以來,我就測出來瞭。有一次,我下巴處的陽子疼痛,去看瞭醫生,打瞭針吃瞭藥就是不見點效。後來,我才立水筷子,立到是你一個死去的小舅舅怪到我。他小時候就是生陽子沒錢治活活痛死瞭的。我就跟他悔過,要他保佑我好,我若好瞭就去跟他化紙錢。這樣一說就真還好點瞭。但事情忙,沒跟他燒紙錢。我的陽子就始終有點痛。想想後,我就在街上去買好紙錢拿到你外婆、外公及他的墳前去化瞭。嘿,還別不說,我的陽子真的一下子就好瞭。”

  “是嗎,沒聽您講起過呢!”

  “真的,你要好。啪!”電話那端傳來響聲。

  “倒瞭,筷子倒瞭。三兒呢,水筷子來得快去得快,你也好得快。放心瞭哈,有事再跟我說。”媽媽那端掛瞭電話。

  我記下媽媽說的話,晚上睡得特別踏實。第二天起床,走路輕松瞭,磕睡也打得少瞭。還不到中午,媽媽又打電話過來問情況,我如實匯報瞭。

  我是個相信科學的青年,但通過這件事,我還是“信瞭”那是爸爸怪到我,以後逢年過節還是應該燒點紙錢去,適當過點年月還是應該回去祭拜下爸爸。

  最後解說下什麼是陽子。這是我們傢鄉的俗話,其實就是指淋巴。